首页 > 白杨公益 > 正文

一棵“白杨树”的艰难生长
2016-08-31 21:10:24   来源:   评论:0 点击:

自2012 年成立以来,兵团民间公益组织白杨公益已连续3 年承担八师壹基金温暖包发放工作。李乐带领白杨公益摸索着民间公益组织的前进方向。谈及为何要以白杨给公益组织命名,白杨公益另一位负责人康丽说:茅盾
   自2012 年成立以来,兵团民间公益组织白杨公益已连续3 年承担八师“壹基金温暖包”发放工作。李乐带领白杨公益摸索着民间公益组织的前进方向。谈及为何要以“白杨”给公益组织命名,白杨公益另一位负责人康丽说:“茅盾先生曾在《白杨礼赞》中写道,白杨正直、朴质、坚强不屈,是西北极普通但绝不平凡的树。我们觉得,它能够展现兵团人的精神风貌,也喻示了我们这个公益组织的宗旨,扎根兵团、奉献兵团。”

●本报记者 黄毅轩

破土发芽

若把时间回退到2012 年,白杨公益负责人李乐也许不会想到,或者说,不可能想到,将来的某一天,自己不得不与现实妥协,承受“梦想照不进现实”的无奈和挫败。

2013 年,《北疆晨报》刊发了一篇题为《11 年,普通家庭撑起弃婴一片天》的报道,引起了兵团民间公益组织——白杨公益的关注。报道中的这名弃婴身患重病,急需手术。白杨公益联系石河子大学的多个文艺类社团,计划通过公益义演为弃婴筹集手术费用,但因审批未通过,筹备了一个月的义演,没能举办。

无奈之下,白杨公益不得不联合石河子大学微博协会,在新浪微博爱心微公益捐助平台上发起求助,通过有募款资质的公益组织认领项目的方式,筹得5000 元善款。然而,这笔钱与高昂的手术费用相比,无疑是杯水车薪。

事后,李乐在个人博客里写下了这样的文字:“有人对我们抱着很大的希望,可是我们真的没有那么大能力,让你们失望了。我们每天收到的求助信息太多了,那些人真的很可怜,怎么办?能帮一个算一个。唉,我们的能力太有限了……”

而在此事发生之前的2012 年,李乐可谓意气风发、胸怀壮志。那一年,这位石河子大学药学院药学系、主讲药物分析和药品营销的青年教师,出乎众人意料,做了一件颇具理想主义色彩的事:成立白杨公益。

早先,李乐就参加过不少志愿服务活动。不过,那时候他“学雷锋做好事大多都是随大流,因为见不得别人受苦,所以常常出于同情去帮助别人,对‘公益’没什么概念。”

李乐,1981 年生于六师一○六团,算是地道的兵团二代。2003 年,他从石河子大学药学院毕业后留校工作。那时候,他关注困难群体的生存状况和社会热点问题,曾为艾滋病孤儿捐款,为乙肝病毒携带者公平就业著书呼吁,“想做些轰轰烈烈的事,希望能引起社会对困难群体的关注”。

一次偶然的机会,李乐看到了有关广西失学儿童的新闻报道,便联系当地的志愿者资助了一个孩子,3 年的资助结束后,李乐希望参与新疆的助学活动。在上网查找相关信息的过程中,他发现了一个名为“乡村校园志愿者”的新疆公益团队。该团队成立于2008年1 月,旨在通过社会各界人士的爱心付出,改善新疆部分乡村学校的条件。

李乐觉得“乡村校园志愿者”做的事和他自己想做的不谋而合,于是主动联系该团队的负责人亚力坤·奥斯曼,请求加入。随后,李乐作为该团队的主要成员,参与了数个公益项目。

2012 年,李乐与石河子第七中学老师康丽,共同发起成立了白杨公益。白杨公益的前身为石河子爱心公益QQ 群,李乐和康丽的许多同事、朋友、学生都是群成员,大家经常在群里交流、分享参与公益活动的看法、体会。慢慢地,大家达成了共识,决定成立公益组织,汇聚众人的力量去帮助他人。

至今,白杨公益已开展了多个公益项目:在八师发放“壹基金温暖包”,为多所团场学校捐赠图书,在网络微公益平台发起关爱项目……谈及为何要以“白杨”给公益组织命名,康丽说:“茅盾先生曾在《白杨礼赞》中写道,白杨正直、朴质、坚强不屈,是西北极普通但绝不平凡的树。我们觉得,它能够展现兵团人的精神风貌,也喻示了我们这个公益组织的宗旨,扎根兵团、奉献兵团。”

不过,这棵“白杨树”生长得并不容易。

艰难生长

“我们团队很穷,团队标志是康丽老师的学生义务设计的,胸徽是我自己出钱做的,队旗太贵了没做,网站也是挂靠在一个教学网站上。我们根本不认识大企业的老板。”李乐说,“现在我们能做的,只是在爱心人士和需要帮助的人之间进行协调,将前者捐赠的钱、物及时转交给后者,即便是这样的目标也未能全部实现。我们在上述两者之间,搭建起的只是一座不太畅通的联系桥梁。”

说到“穷”,白杨公益甚至连个像样的办公场所都没有。

这间位于石河子大学医学院教学楼里的办公室——既是药学系老师李乐的办公室,也是白杨公益团队负责人李乐的办公室——房间不大,陈设简单。其中,属于白杨公益的东西都杂乱地放置着,占去了办公室大半地方:破旧的木质长椅上堆放着八师团委资助的红马甲和帽子;地上有几个大纸箱,里面装的全是爱心人士捐赠的图书……白杨公益的成员要开会,如果参会的人多,他们就借用大学生活动室;如果参会的人少,他们就在这间小办公室凑合。

“做公益出于本心,但没想到过程如此艰难。”对于李乐颇显无奈和悲凉的慨叹,康丽也深有感触,“面对那些身处困境、需要帮助的人,我们能做的实在太少。”

李乐他们遇到的挫折,事实上,大多都与钱有关。

没有资金,是类似白杨公益这样的民间公益组织普遍面临的生存窘境。要解决这个难题,就绕不开民间公益组织的身份认定。

过去,民间组织在民政部门注册的组织形式有三类:社会团体、民办非企业单位和基金会(包括公募基金会和非公募基金会)。除了资金、人员、活动场所、活动性质等一般要求以外,三类组织形式都要求民间组织在注册时具备“业务主管单位”,即政府有关部门或政府授权的组织。也就是说,我国对民间组织实行民政部门和业务主管单位双重管理的体制。从性质上来说,从事环保、教育、慈善等公益事业的民间组织与“社会团体”最相近,但实际上,能够注册的民间公益组织可谓凤毛麟角。

不能注册,就意味着没有公开募捐的资格,而自行募捐属于违法行为。因此,注册身份,获得社会认可,几乎是每个民间公益组织的迫切愿望。但长期以来,因政策限制,许多民间公益组织都未能取得“名分”。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全疆注册的青年社会组织有1800 多个,未注册的青年社会组织则有1.7 万多个,绝大多数青年社会组织依然游离于体制之外。

此外,像白杨公益这样的民间公益组织,基本上都由个人发起,依托网络组织、联系各类活动。成员热情、活跃,但是组织纪律性不强。人越多能办的事儿就越多,可人越多也就越难管理。很多人参与活动是凭一时热情,因活动范围及形式的局限,他们参与积极性会随着时间推移而逐渐下降。

不少民间公益组织都是轰轰烈烈开始,冷冷清清收场。

白杨公益的QQ 群里有成员217 人,经常参加活动的核心成员却只有8 人。成员以教师和大学生为主,他们都是利用业余时间从事公益活动。一个项目启动后,可能只有十几个、几十个人参与。人员管理较为松散,为项目落地实施带来困难。李乐坦言,他曾遇到过活动前安排好人,但活动开始后却发现人未到的情况。对此,李乐和康丽都表示,“无奈,但能够理解。大家都是自愿参加,不能强迫别人去做事,为了防止活动因人员变动而受影响,只有在活动开始前多做几套预案,随机应变。”

种下希望,收获梦想

不久前,2014 年“壹基金温暖包”在新疆的发放工作顺利完成,众多新疆民间公益组织走入大众视野,引起关注。“‘壹基金温暖包’项目的开展,已经成为新疆一年一度的公益盛会,该项目不仅帮助了数千名儿童,还使众多新疆民间公益组织得到锻炼。”“壹基金温暖包”项目新疆站负责人程莹介绍。

自2012 年冬天开始,壹基金发起捐赠“壹基金温暖包”行动,以解决西部贫困地区儿童御寒物资缺乏的问题。每个“壹基金温暖包”价值为365 元,内有棉衣、棉鞋、棉帽、围巾、手套、棉袜、书包等物品,由各个地区的公益组织负责发放。

“‘壹基金温暖包’不仅是内地与新疆交流的桥梁,也是民间公益组织与政府合作的桥梁,通过合作完成‘壹基金温暖包’发放工作,民间公益组织和体制内机构都在学习和探索一种新的合作模式。”新疆志愿公益救援联盟负责人杨军说,“一年一度的‘壹基金温暖包’发放,已成为全疆公益‘壹家人’的大团聚,越来越多的人参与进来,享受到‘尽我可能,人人公益’的乐趣。”

自2012 年组织成立以来,白杨公益连续3 年承担了八师“壹基金温暖包”发放工作。期间,李乐他们遇到过许多的困难,却从未止步不前。“我们学会了反思,学会了变通。”通过自我革新,不断调整、适应和解决新问题,李乐他们摸索着民间公益组织的前进方向。生性乐观的李乐说:“人还是要有梦想,万一实现了呢?”

这一路走来,李乐他们收获了许多的感动,更重要的是,看到了公益事业的希望。

而这,让他们坚信自己做的事,是对的。

11 月22 日,13 岁的李娜和她的妈妈贾素英早早就赶到位于石河子北泉镇的银龄养老院。数日前,她从妈妈口中得知了一个好消息,她被幸运地选为“壹基金温暖包”的发放对象。此后,李娜就一直怀着无比期待的心情,盼望着属于自己的那份礼物。直到11 月22 日这天,她和另外5 个孩子终于收到了期盼已久的“壹基金温暖包”。

在李娜的“壹基金温暖包”里,还有一件特殊物品——一封没有署名的手写信。

信上写着这样的话:“亲爱的小朋友,也许你的童年没有自己想要的那样闲适,但你的未来是未知的,何时能够拥有美好的未来,全靠你自己,要勇敢地面对眼前的困难,心态很重要……亲爱的小朋友,当你难过时,可以憧憬一下自己的未来……无论遇到什么困难,都要积极乐观,不能沮丧,让自己坚强起来,相信你可以的……加油!”李娜非常喜欢这份礼物,也因此记住了壹基金和白杨公益,它们教会她关心和帮助需要帮助的人。

一位作家曾说过:“你的心并不是粗粝荒漠的一片,总有光明的一隅,会永远充满了温情地留给世上无助的弱者。”

对于这句话,李乐深以为然,他说:“每个人心中都有一颗善心,看我们怎么去激发它,世界的改变就是从这颗心的改变开始的。”号召人人参与公益,重要的不是让大家捐多少钱和物,而是引导更多的人关注公益事业,关心身边需要帮助的人。

“许多人认为,做公益的门槛儿高,像我这样的普通人做公益是不自量力。但我认为,公益重要的是人人参与,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每个人做好自己力所能及的就足够了。”康丽说,她没有改造世界的宏愿,“只想踏踏实实做点儿事,让自己变得善良美好起来,然后一点一点地感染和影响身边的人,让更多的人参与公益事业,我相信到那个时候,这个社会自然会变得更好。”

相关热词搜索:白杨树

上一篇:白杨公益成为全国最佳志愿服务组织
下一篇:李乐:把爱心传递出去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